昨天下午兩點,家住渝中區人和街的馮可(化名)終於確定了自己需要報考的公務員職位,這是她的第五次公務員考試。
  兩年多來,24歲的馮可因為公務員考試和父母鬥智鬥勇。為了不與父母發生正面衝突,她一邊假裝努力複習,一邊乾著自己喜歡的事。
  一天打七八個電話催促
  “這是畢業證編號和學位證編號,你自己核對一下!”中午11點多,正在上班的馮可接到了媽媽的短信。對於已經考了那麼多次的馮可來說,所有需要填報的編號都已爛熟於心,但是她知道,媽媽要的是萬無一失。
  早在上個月中旬,馮可就開始接到家裡親戚打來的電話,無一不是鼓勵她好好複習以及向她闡述各種公務員工作的好,“無非就是工作穩定、有社會地位、好找對象,其實都是我媽鼓動的!”
  其實,在公務員考試公告下發的第二天,馮可的媽媽蔣女士就將所有職位篩選了一遍,篩選條件非常明確:主城、最好專業有限制、崗位“前途”好。一番篩選下來,只剩下三個崗位。
  為了這次報名,昨天下午兩點前,馮可接到了七八個父母的電話。“這之中根本就沒問過我意見,感覺其實是他們要當公務員!”
  而馮可第一次參加公務員考試是在2012年上半年,當時是大四最後一個學期。父母說就當試試,那也是馮可複習最努力的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考進面試,“當時根本不知道未來想乾什麼,就覺得也是一種出路。”
  感覺比高考時還壓抑
  “接下來的考試,才是我們家的緊張期!”馮可說。
  每次考試,蔣女士都會給女兒買最新的參考資料和習題,平時沒事就會督促女兒去看書。越是臨近考試,蔣女士的看管就越嚴格。“我有時候想看會兒電視,她和我爸就會聯合起來說我,巴不得我除了上班就是看書。”
  有時約了朋友出去耍,馮可也會被家裡打來的“連環CALL”攪得沒了興緻,說晚一點回家媽媽就會生氣,“經常在電話里吵,我每次都要提前回家,覺得很不好意思。”
  馮可說,現在的自己對每年的兩次考試都有抵觸情緒了,因為比參加高考的時候還壓抑。但媽媽常常這樣告訴她,“高考選錯了專業無所謂,這個考下來了就是一輩子的事兒了!”
  感覺自己不適合當公務員
  “我其實早就不想考公務員了,那不適合我。”2012年,馮可的表妹成功考上了公務員。其後每次家庭聚會,家裡都以表妹為榜樣。
  馮可現在解放碑一家公司當會計。她說,其實自己並不想一輩子在公司里工作,她一直在考註冊會計師,希望以後能有一個自己的工作室,工作時間靈活,以後還能自己開一個咖啡館,“我覺得公務員從基層開始一做就是幾十年,變化小、沒有激情,對我來說太死板了。”
  為此,馮可曾經多次和爸媽溝通,但每次都是以吵架結束,“他們說我不懂良苦用心,我覺得他們太專制了。”
  2013年下半年,馮可和父親大吵一架後到外婆家住了兩個月,期間一次也沒有回家,也錯過了下半年的公務員考試。回家後,父親為自己的暴躁向她道了歉,但是仍然沒有放棄讓她考公務員的念頭。
  父親要家裡出個當官的
  那次矛盾以後,馮可選擇了妥協,“沒必要和他們鬧得不愉快,他們要我考,考就是了,考不進去就沒辦法了嘛。”
  考試將近,晚上吃完飯,馮可就會把自己鎖在屋裡做自己的事,等到母親敲門進來,再拿著書裝裝樣子。害怕媽媽翻看自己幾乎空白的參考書,馮可把大部分的書都放在了公司,蔣女士以為她工作中的空餘時間都拿來複習了,還讓她不要太累。
  下班後出去玩,馮可也大多告訴母親是在加班,“我知道這樣有些辜負他們,但是我已經不想折騰了。”
  馮可的父親經商,說起為什麼堅持讓女兒考公務員,馮先生直言家裡不缺錢,但是缺個當官的,“我們屋頭做啥子的都有,就是沒得當官的,說出去是政府的人,都要有面子些!”
  對於女兒認為的生活要有激情,馮先生覺得這是人年輕時的想法,等到馮可成熟了,自然就會明白他們的苦心,“女娃娃,工作穩定和體面才是最好的,沒得人要求你掙好多錢、乾多大事,只要你有好的生活就可以了。”
  重慶晨報記者 石亨 實習生 喻春龍
  微博互動>
  微博互動>
  An安的夜游園:說起都是淚。
  王濤_Probe:聽說有的人已經考9次了,仍未中(在公司上班)。
  鄰家小師弟:可憐天下父母心,父母其實是對她好。
  檸檬味的小怪獸:我是一家人都在逼我。
  添酒:一張嘴爭不過兩張嘴,退而求其次我考了事業單位。
  渝白白:這真是中國好媽媽。
  馮可
  現狀
  24歲,現在解放碑一公司當會計。
  理想
  正在考註冊會計師,打算開一個工作室;今後還想開一個咖啡館。
  經歷
  從2012年上半年起,已是第五次參加公務員考試,但只有一次進入了面試。
  矛盾
  父母想要家裡出個當官的,有面子些。但她覺得自己不適合公務員工作。  (原標題:爸媽,其實女兒不想考公務員 )
創作者介紹

stephy

ti73tihsg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