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,成千上萬的上班族懷揣一張薄薄的公交卡四處奔波。公交卡裡不僅有個人自願存儲的交通費,還有一筆強制交納的10元至30元不等的押金。
  據住建部IC卡應用服務中心數據,全國有約4.2億多張正在使用的城市公交IC卡。僅北京、上海、廣州三個城市的押金總額超過10億元。以每張卡收取10元押金的最低數額計算,全國公交卡逾42億元押金如果存入餘額寶,一年利息可達上億元。
  大多數人認為,這筆巨款一直安靜地躺在專用賬戶上“沉睡”、可以隨時取回“喚醒”。但是,記者調查卻發現,事實上,一部分押金以“運營”“折舊”等名義被騰轉挪移甚至扣光,最終悄然落入公交卡公司的腰包。在許多地方,押金餘額有多少往往成了一個“謎”。
  數億押金層層被“截留”
  目前,各地對押金的管理沒有統一規範,但普遍在合同中約定:公交卡的所有權屬於公交卡公司,持卡人租用卡需預付一筆現金,押金歸持卡人所有。按上海、廈門等地的規定,押金需專戶存儲、專款專用。
  不過,在實際中,屬於消費者的這筆資金,並沒有安全地“躺在”公交卡公司的賬上。在一些地方,押金正層層被“截留”甚至挪作他用:
  1.直接充作“運營成本”。北京市政一卡通公司負責人坦言,很多錢用於採購等投入,剩下的押金根本沒那麼多,但不便透露具體餘額。溫州公交卡公司也曾回應,押金可用於公交系統維護。
  2.借各種收費之名逐步“截留”。有一些城市以收取折舊費、維護費、磨損費的方式,每月扣除部分押金,直至全部“扣光光”。
  比如,“蘇州通”卡除了每張要交40元押金,每個月還要收取1元錢的維護費,三到四年的維護費就等同於押金數額。類似的還有“出租版”的深圳通,也要每個月扣0.5元租金。
  3.押金產生的利息更是一部分“無主”巨款。僅廣州,截至去年底,羊城通卡賬面累計產生的押金利息就達800萬元。而押金利息的去向,各地從未有任何公開信息披露。
  4.遺失、損毀公交卡的押金無處追尋。29歲的北京白領周雪原說,由於工作需要及多次搬家,自己近年遺失6張公交卡,損毀的還有兩三張。“幾百塊押金等於‘白送’給了公交卡公司。”
  賬戶資金管理十分混亂
  上海市徐匯區政協委員、上海律師協會公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吳冬認為,押金是消費者為獲得用卡權的預付款,是質押擔保的一種形式。而根據《物權法》中對“孳息”性質的解釋,押金產生的利息也應歸所有人。
  記者調查發現,一些地方和公交企業對法規、合同約定置若罔聞,甚至以填補公交系統“運營成本”之名,把押金當成了一項“收費”名目。
  1.標準自訂,高低不均。一張薄薄的交通卡,各地押金標準各異,最低10元,最高達四五十元。
  2.財務紊亂,管理失職。作為國營公共企業,一些地方公交系統的IC卡專戶管理失範。浙江省溫州市審計局去年在專項審計中發現,該市公交公司從IC卡收入賬戶中提取193.53萬元,掛賬其他應付款賬戶贈送給了“有關部門”。
  3.混用名目,滋生收費。《集成電路卡應用和收費管理辦法》規定:不單獨收費的IC卡,才可以按照一定標準收取一定押金;而實行政府審批的IC卡收費,其收費標準要嚴格按照IC卡的工本費核定。但在實際中,“既收押金,又再收費”卻很普遍。
  公交卡押金沒有統一規範
  北京交通大學副教授李紅昌認為,公交卡押金之爭涉及三個公共利益問題:一是押金的合理性;二是押金標準的合理性;三是退還運用等服務的合理性。“但這三方面目前沒有一個統一規範,企業依據的只是不同地方的政府批文。”
  據中國信息產業商會智能卡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王彪介紹,目前,各地的公交卡公司均自行採購IC卡,押金標準大多數是企業參照其他城市水平。上海一家IC卡製造企業負責人表示,多數城市公交卡採用的主料是塑料、紙張和磁條,近年工本費普遍降至10元以下,批量銷售僅為每張6至7元。
  “消費者的押金不能讓一兩家企業自行處置,歸屬不明確的資金也應當上繳公共財政再用之於民。”同濟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劉春彥認為,押金應當只是交通卡工本費,所謂的其他“運營成本”應屬企業自負盈虧,不能藉機亂收費。
  新華社  (原標題:公交卡押金逾42億元 部分被層層截留)
創作者介紹

stephy

ti73tihsg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